秦母的房间里,秦绮坐在一旁的椅上,秦母则坐在床边,看着她问:“小绮,你想跟我谈什么?”
      秦绮垂眸,冷白的肌肤现在更是透白,几乎没有血色,她的嘴唇微张,想说的话到了嘴边,却怎么也开不了口,她细白的手指紧紧扣在一起,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。
      ———“妈,我想跟您商量个事,能不能大学专业选历史专业?或、或者是作为第二专业也行?”
      刚高考结束,还带着稚嫩气息的少女,忐忑地问着母亲,母亲笑眯眯同她讨论,最后留下一句:“小绮,你要是喜欢历史,平时多研究研究就好了嘛,但是这个选专业呀,你听我说的,准没错,金融行业赚钱,以后出来有前途,好找工作。”
      清冷少女动了动嘴唇,沉默的低头。
      ———“妈,出国留学需要花很多钱的,您没必要这样,况且我读的燕京大学在全球也是顶尖学府,金融专业更是前几,不需要出国留学,前景也很好。况且您工作也忙,实在”
      已经大三的秦绮面露无奈,跟秦母细细说着,而秦母则是固执的摇着手,“小绮啊,你不懂,现在海归人才才更受重视,工资高待遇也好,你听妈妈说的,妈妈不会害你。”
      “妈”秦绮无力地叫了声,却被秦母挥手打断,“好了,小绮,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会让你出国的,你就不要担心钱这方面的事,你学习那么好,努力认真一下就能拿奖学金,没事的。”
      往日的回忆在脑中浮现,秦绮扣着的手捏成拳,过去的一切,凡是重大决定,皆是秦母一言,她从胜天集团跳槽来到现在的公司,要不是工资增长了一半,并且承诺根据业绩斟酌赠予股份,秦母也不会同意她离开胜天。
      而现在如果没有李知燃的出现,也许她也会在秦母的安排下,和宋玉在一起,生个孩子,过完普通人那样正常的生活。
      但现在不同了,她不能这样,她不能继续按照秦母的意思活下去,来将爱自己的人伤害得遍体鳞伤,她不能这样。
      耳畔响着秦母催促的声音,秦绮睫毛微颤,表情空落落的说:“妈一直以来,我都不会违逆您的决定,从小到大,您让我穿什么衣服,吃什么饭菜,放学后不准跟同学去玩,成为别人口中的好学生,到填志愿时选专业,出国留学,挑选工作。一切的一切我都按照您的意思”
      这通话让秦母愣住,她生气说:“我那还不是为你好!如果我不从小就这样管着你,你能有这样的成就吗?你爸死的早,就是我一个omega把你拉扯长大,我现在只希望你能有个好的家庭,能下班后有个人给你做饭有一口热饭吃,我也有错吗?”
      “您没错。”秦绮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,“错的是我,妈,是我错了”
      “我身为alpha,不应该喜欢alpha,不应该爱上不该爱的人,不应该放纵,不应该和她发生关系。”秦绮一直垂着头,秦母看不清她的表情,但这些话却让秦母直挺挺呆愣在原地,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秦绮,“小绮,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。”
      “我说,我不该喜欢alpha”
      “你再说一遍!”秦母红着眼咆哮道,她从床上坐起,拉着秦绮的衣领子,看着秦绮湿润的眼和紧抿的唇,秦母慌了神的自言自语:“不可能,小绮你明明是喜欢omega的啊,你不喜欢宋玉,妈不强迫你,你换一个就好了呀,我这里认识好几个omega呢,你再看看照片,适合的咱们就去见面,好吗?”
      秦绮看着慌不择言的秦母,她想到李知燃,如果是李知燃,她是不是,会直接说出来呢?
      会吧,她从来都不怕别人知道自己喜欢alpha,她只是懒得去解释太多,她就是这样坦荡,洒脱的人。
      秦绮突然轻笑了出来,她抬头看着拽住自己衣领的秦母,平静道:“妈,我喜欢alpha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      “不可能!你明明之前就不是这样的,是不是有人把你教坏了,alpha怎么能喜欢alpha呢?这这根本就不可能啊,小绮这是病,我马上就带你去医院。”
      秦母咬着牙,拉着秦绮的手往外走,但她怎么比得上alpha的力量,只见秦绮站起,低头将秦母紧拽在自己手腕的手,缓缓地拉下。
      “妈,我一直都是这样,小时候我喜欢跟同学玩游戏,我喜欢研究历史,不愿意出国,这些您都知道,只是您不愿意承认,只想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培养我罢了。”秦绮轻声说,“我不在意那些,因为我知道您是为我好,但是现在,您让我跟omega结婚,我办不到。”
      秦母失语的看着秦绮,这孩子从小就乖巧,在单亲家庭就早早学会体谅自己,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,读书厉害也孝顺,无数次有人对她说真羡慕她有这么优秀的女儿,她也很是自豪,因为这是她的女儿。
      可现在,她最自豪的女儿跟她说,她是同性恋,她不能结婚。
      “妈,我不能再让我的爱人伤心,我想让她光明正大的站在我身旁,毫无畏惧地说她是我的女朋友,能不顾及世人的眼光,在阳光下手牵手,妈”
      “你不想让你的爱人伤心,所以你就让你的家人伤心吗!”秦母流着泪,她想起三日前那怪异的一幕,忽然福至心灵,看着秦绮质问道:“是李知燃对不对,是她对不对?”
      秦绮沉默的点头,秦母顿时止住眼泪,怒火中烧:“她是个什么狐狸猸子,让我两个女儿都喜欢她,小绮你告诉我,是不是她把你带坏的,她是不是有病,我必须得去她家,好好议论一番,让她妈知道自己生了个什么东西,在外面到处祸害别人!”
      “妈,是我喜欢她的!”秦绮拉住往外走的秦母,紧张道:“这跟她没有任何关系,是我同意的,是我喜欢的,你不要去找她!”
      秦母看着秦绮强硬道:“行,你让我别去也行,但是今天,你要么跟那个该死的李知燃分手,要么,你离开这个家,再也不认我这个妈!”
      “我不会跟她分手的”
      秦绮话音刚落,下一秒就被秦母狠狠甩了一巴掌,力气之大让秦绮歪了头,脸上火辣辣的疼,嘴里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冒出来,瞬间蔓延到整个口腔,她捂着自己的脸,将含着血的唾液咽下去。
      秦母的手心疼得发麻,她尚且如此,秦绮更不用说了,她看见秦绮白皙的脸上迅速浮现红肿的巴掌印,这让她心疼的欲言又止,可秦绮刚才的话又让她心硬起来,她指着秦绮的脸颤抖。
      “行,你今天要是敢踏出这个家半步,就再也别想回来了!”
      秦母放下狠话,她转身,身后没有丝毫动静,过了许久,她才听见秦绮细微的声音。
      “好”
      秦母错愕转身,却看见秦绮离开房间的背影,她大喊道:“秦绮,从今往后,你和我断绝母女关系!”
      秦绮捏着拳头,头也不回的走到家门口,一直站在客厅不敢出声的秦潇追了上去,她看到秦绮红肿的脸,担忧道:“姐,你要不要先处理伤口,妈她她也是刀子嘴你是知道的,说不定过段时间,她就同意你跟姐夫了呢。”
      “不会的。”秦绮摇头,她看向秦潇,嘴角扯出一抹笑容,“我不在的日子,要麻烦你,好好照顾妈了。”
      “姐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

难哄小说网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难哄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